数字报刊平台

国内统一刊号:CN51-0072 邮发代号:61-41 总编辑:李晨赵 Email : xnsbshe@126.com
第07版:副刊
内容详情 2020年09月16日 返回该版首页

在水之湄(组章)

在水之湄(组章)

李佑启(湖南)

雪漫渔村

大象无形。雪落无声。

一瓣一瓣,一片一片。谁的心事在飞?

静。万籁俱寂。

静,悄悄地伸出无形的大手,将渔村的腥味、杂乱和喧嚣,一一拾起,将风,将雪,将梦,统统拦在舱外。

村口的那只老黄狗,一夜大雪,肥了。小猫三步两步就蹿上了房顶,正在好奇地张望时,一脚踏空,掉在了雪地上。于是,慌乱的犬吠沿着小巷开始起伏。

先是呼啸的风,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宣布渔村开始入冬。接着,漫天大雪正式宣告集体休渔。于是,渔村开始蛰伏。

船,静静地蹲在岸边。

人,静静地猫在舱里。

鱼,静静地趴在水下。

而村后的那只龙钟老鹰却急了,像一柄饥饿的鱼叉,以不计后果的捕猎方式,向着船舷上的几只鸬鹚俯冲。不一会,一群老鹰,一阵箭雨,让舱里的人,手忙脚乱。

榕树上的乌鸦,本想伸伸脖子透透气,却不幸目睹了一场龙虎斗。于是,它以特有的方式开始抒情:啊——!啊——!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风,很薄,只有几撮闲风,还在巷子里乱转。

岸边,舱里。一盏炉火,一壶老酒。

汉子的脸越来越红。“快!快!快撒网啊!鱼都飞起来了!”于是,酒杯成了他手里的网,飞了出去。

“当家的,你醉了。”女人一个箭步,扶住了汉子的趔趄。

汉子顺势抱起女人。

雪落无声。大象无形。


一条反扣在沙滩上的船

天,一百八十度地远着。海,一百八十度地阔着。水,一百八十度地蓝着。

沙滩上,一条老船,翻身一百八十度,反扣着,像一位耋耄老人,趴在沙滩上晒太阳。

岸边,许多船,一百八十度排开,像一队就要出征的士兵。

而鱼呢?鱼在水里,却是三百六十度的精灵。

不要说征服。因为,世上根本就没有绝对的征服。

反扣在沙滩上的船,也许,以前,的确有许多许多动人的故事。

其实,每一条鱼也有许多故事。

鱼在水里,所以,水里有故事。来到岸上,所以,岸上也有故事。

我没有故事。我在岸上,在一条肚皮朝天的船旁,举着相机,却可以带些故事回去下酒。

需要默哀吗?没有意义。

自己的精彩,只有从别人口里出来,才是真正的精彩!


鱼在江湖

江湖小世界,世界大江湖。  

鱼在江湖,不分大小,不论尊卑,都是兄弟,都是朋友。

鱼是属于江湖的,江湖是属于义气的。

所以,鱼儿很讲义气,绝不以出卖朋友、牺牲朋友为代价,去争名利,去抢位置,去达到自己不可告“鱼”的目的。

所以,江湖是鱼儿的天堂。

所以,庄子以真理的名义,说,鱼儿是快乐的。

鱼儿的确是快乐的。

快乐的鱼儿不管是在水香波怡之时,还是在惊涛骇浪之中,始终吞吐自如,泰然处之。

鱼儿知道,水是自己的生命。它还知道,江湖是大家的江湖,水再美再甜,也得取之于江湖还之于江湖。因此,世上只撑死过吞象的蛇,而没有撑死过喝水的鱼。鱼儿的快乐来自于无私。

水将低处作为自己的归宿,鱼把江湖作为自己的圣殿。水在低处,鱼在低处。

江湖从来就不缺热闹。或为了阳光下的公理,或为了角落里的私利,刀光剑影是常见的浪花。但一切与鱼儿无关。鱼儿的快乐来自于耐得住清贫,守得住寂寞。

鱼儿也是不幸的。

鱼儿的不幸,不在于人为刀俎它为鱼肉,不在于面对渔网的阴险就失去了鱼死网破的勇气,也不在于有人为了浑水摸鱼而搅浊了江湖,更不在于有人为了捕鱼而排尽了池塘里所有的水。

鱼儿的悲剧不是自己撰写的,是渔夫强加给它的。渔夫常将捕鱼的方法作为礼物送给别人。

面对灭顶之灾,鱼儿总是束手无策。

可是,鱼儿有手么?鱼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手。

然而,鱼儿不知道的我知道。鱼儿最大的不幸在于它游于釜中还依然将别人的阴谋当作一番浓情美意,给它一丁点好处,它就舍生忘死,涌泉相报,相濡以沫。 

江湖是规矩的江湖。鱼儿讲规矩,而渔夫,却不讲规矩。

于是,鱼儿想哭。但鱼儿不能哭。谁相信鱼儿的眼泪?

鱼儿从来不说自己是弱势群体,但渔夫却常说自己有许多的无奈。

人类有文化,鱼类没文化。所以,人类有个词儿叫做“鳄鱼泪”。而鱼类的大脑里,却只有江湖一样博大的胸襟,只有水一样公平的意念。

有一种善飞的鱼叫“燕鳐”,但飞来飞去最终飞进了渔夫的船舱,飞上了别人堆积着山珍海味的餐桌。

不错,鱼儿可以飘洋过海,但鱼跃龙门终究只是一个神话。

静水深流,这是鱼子鱼孙们代代相传的古训。可是,鱼儿想不通,“坐收渔翁之利”怎么就是江湖上人人仰慕的“美人鱼”呢?

鱼儿眼睁睁地看着江湖的水越来越深、越来越浊,深得让鱼儿不敢相信那就是江湖,浊得让鱼儿分不清南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越来越弱小,弱小得连最后的一点脾气也没了。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看着,看得心里空落落的。

鱼在江湖,任人宰割似乎成了早已注定的渊薮。

怪谁呢?

鱼在江湖,身不由己!

其实,江湖最终还是鱼的江湖,水也是鱼的水。鱼才是江湖的主人,这是颠扑不灭的真理!

所以,一位老者,在水之湄,两千多年了,至今还在一遍又一遍地唠叨“上善若水”。

有时候,卑者比尊者更伟大,或者说,真正的伟大,正在低处!

那照亮世界的太阳,它哪一天,不是从低处升起的?

任何一个想要站得更高的人,他往往会先看看地底下。因为,许多美好的东西,不在高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