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国内统一刊号:CN51-0072 邮发代号:61-41 总编辑:李晨赵 Email : xnsbshe@126.com
第07版:副刊
内容详情 2020年09月16日 返回该版首页

当虫子爬进那棵树以后

当虫子爬进那棵树以后

黄建明(重庆)

人之生命好像一棵树,当害虫爬上你这棵树身,透过皮毛钻进躯体,即便是结实坚硬、高大挺拔的参天大树,依然抵挡不住病魔的侵袭和吞噬,也会以排山倒海之势连根拔起。

1

春夏之间,天气忽冷忽热,不知不觉中,我就感冒了,口干舌燥,头昏脑涨,咳嗽打喷嚏,流清鼻涕,身体像灌了铅似的,很沉很沉,没有一点力气,打不起精神,犹如一棵风雨中飘摇的小树岌岌可危。在家里,我蜷缩着像一只小虫儿,躺在沙发背飞上,有些不想动弹。除了头昏目眩,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也想不了什么,安安静静地生病,服服帖帖地接受病魔肆意的蹂躏,整个人处于病态的模式。

我这棵不大不小的“树”,生长在这个世界有五十多道年轮,经受多次的风吹雨打。回想起来,遭遇比较大的“病虫害”次数屈指可数。每年初夏时节,感冒好像一只熟悉的虫子,都会如期的无声无息地钻进我的体内,长时间地偷袭;拖的时间不足一个月,至少也是十天半月。究其原因,大致是因为从软绵绵的春天,不冷不热,到初夏的天气,气温像一个顽皮的孩童,忽冷忽热,起伏不定,让人无所适从。

说实话,对于人生病这个事,我觉得跟每天要吃饭、要接受阳光、要呼吸一样,属于正常的现象,不足为奇。因而,也无须惧怕,无需怨天尤人,无需自暴自弃,要保持一颗平常、平静、平和的心态,无论感冒之类的小病,还是身体出现比较大的毛病,不要惧怕,要敢于面对现实。

小时候偶尔会感冒,常常是额头发烫高烧不下,身体乏力,没精打采的,不吃不喝,赖在母亲怀里,一刻也不想离开。那时,父亲去屋后的山林,爬上枇杷树,采集厚实一点、老一点的叶子,拿回家里,“刷刷刷”去掉叶片上的毛,涂上少量的蜂蜜,在灶膛火前炙烤,待到有点焦黄,放到药罐子里,加上水熬煮。然后,母亲倾泻到汤碗里,冷却一点后,端过来送到我嘴边:把药吃了,就不会咳嗽了。这枇杷叶熬的药不同,有淡淡的清香,有甜蜜蜜的味道。如果高烧厉害的话,母亲就取出泡菜坛子的“酸萝卜”,父亲操起菜刀,“蹭蹭蹭”几刀削成两个圆溜溜的小球,放入装有水的药罐里,搁置火堆旁边熬起来,药罐咕噜咕噜冒着热气。熬过一阵子,父亲用筷子捞起“小球”,在他那两只宽大的手掌里来回地滚动,嘴里不住地“噗嗤噗嗤”吹着气。然后,掀开我后背的衣服,让“小球”在我背心的那层肌肤上下来回地游走。开始,“小球”包裹着极高的温度刺激着我的皮肤,渐渐地“小球”没有了温度,父亲放到药罐里,继续夹起另一个热气腾腾的“小球”,如此在我后背倒腾……经过这般循环往复的“治疗”,晚上再盖厚一点的被子,捂出一身大汗,第二天高烧像潮水一般退去了,咳嗽减轻了许多,身体轻松了许多,精神好了许多,感觉有一股劲也不知道从哪儿悄悄地潜回了身体。

当然,这样的温情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去不复返,只留在久远的记忆里,留在美好的梦里,留在浩瀚的时间长河里。

2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无意间被染上了黄疸性肝炎。回到家里,突然感到身体被抽空,脸发黄、四肢软、没精神,整个人像一棵遭遇狂风暴雨的大树歪歪斜斜,随时都有可能倒塌。不久,只好住进了医院。我躺在病床上,整个人松软得像一滩泥,站着想坐下,坐下想躺着,软弱无力,真是病入膏肓。我躺在医院靠窗边的一个病床上,夜里一片寂静,医院后边是一个山沟,沟的两边有许多树木,穿过树林的远处传来一种当地叫“鬼冬瓜”“呱、呱、呱”的鸟叫声,看到漆黑的一片,一个人感到有些无助、有些凄苦、有些失落。

黎明,第一束亮光赶走了夜的黑,窗外传来车水马龙的喧闹声,“叽叽喳喳”人们的说话声,夹杂着“踢踏踢踏”疾走的脚步声,我躺在床上,想到自己目前的状态是坐不能坐、站不能站、走不能走,真是心急如焚呀!感叹一个健康的人是多么自由自在,多么快乐开心,多么令人羡慕呀!

这段时间,人的心理发生了大的变化,仿佛失去了自由,医院墙壁的白、床上被褥床单的白、护士着装的白……白色成天在眼前晃来晃去的,病房没有一点生气,枯燥无味,心备受煎熬,人好像跌入谷底。

这让我真正感受到,人什么都可以有,但一定不可以有病,有了病不仅仅是身体的疼痛,还有来自内心的折磨。

当遇到害虫侵扰时,我们的人生之树只有内外强大起来,才能抵御外来袭击,长成一棵高大、伟岸、生机勃勃的大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