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国内统一刊号:CN51-0072 邮发代号:61-41 总编辑:李晨赵 Email : xnsbshe@126.com
第07版:副刊
内容详情 2021年04月07日 返回该版首页

秋天的多样性(组诗)

秋天的多样性(组诗)

李永才(四川)

新观察

据观察:秋天的确是这样

为了让大地,获得一丝凉意

不知制造了多少,飞短流长的声响

秋夜的月光,行走苍茫

它的影子,如同亮在人间的灯火

将向晚的天空,提在手上

整个庙宇,空得只剩下一句

槐花一样的偈语

湖畔的柳枝,是唯一的守夜人

在月光的另一面,一粒晚熟的高粱

遗落在大地之上

顿悟如风,吹过道路两边的桂花

今夜,满城深巷都能听见

清晰的花香。像偶然性一样

如今的燕子,只为丰收而歌唱

我不知道,一个白衣女人

从这些浓烈的气味里

会嗅到一个怎样的世界

托付之物

我人生的宅基地,该种的草木

都种过了。紫藤、葡萄、鱼腥草

春华秋实,都是季节之物

不可托付终身

只有一棵黄葛树,或许会成为

我最后的依靠。

茉莉、栀子,海棠红窗外

该开的花,已经开过

我是一粒来历不明的种子

被乡下的知更鸟,衔到都市

流落在变动不居的季节

早已习惯了

雨天的平静,深秋的淡雅

多年以后,倘若我像一只燕子

重新归来。杏花是否再开

已经不重要了

布列瑟农的下午

一个人,坐进布列瑟农的下午

像钉在桌面的茶杯

沦陷于三月的深绿,忘乎所以

难得的好时光

整整一个下午,就这样

被一杯忧伤,漫不经心地喝掉


流水修筑的巷子

条分缕析。一位农家妇女

用一片皂荚的苦涩

将自己的影子

越洗越旧。而苔藓与流水

交谈的话题

却带着雨后的,这个季节独有的

色彩和气味


忽明忽暗的阳光

转换了一个角度。慵倦的山路

像妇女的手,不紧不慢地

伸向远处的天空

抓在手上的,除了风

就是一些乱草和荒凉的情绪

阳光多么安详

如果桃花不销魂,流水的去向

该与谁言说?

时光亲切如碧柳

如果所有的事物,都动了真情

那一场夜雨

就会让亲人,回到故乡

这么多年了,你辗转江南

在每一次瞭望中

学会隐忍,学会在默默无言中

拥抱孤独。梦里樱桃

红过了鸟类的天河

你对每一粒酸甜,都深怀敬意

此刻的阳光,多么安详

该有一个人,接近空寂的黄昏

为你送去一杯咖啡

仿佛一湾浅水,晚风拂面

落花之苦,寸断愁肠

秋天的多样性

身处历史一样的小巷

四季流变,仿佛缓缓转动的车轮

白天的消息,刚刚收集在报夹

秋风便拂袖而去

这样的下午,适合坐井观天

适合用一种修辞

在破旧的玻璃上,拼贴一些

多边形的风花雪月

如果有阳光,从南方带来

一块便宜的布料

我就用裁纸刀,在书桌和茶杯之间

弄出一点,略带印花的动静

是时候离开了。楼下的秋天

具有不可预测的多样性

就像扫不尽的落叶

在贵妇的脚下,来回走动

但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风吹草长的日子

生活起伏,如风吹草长

越来越简单

一次黄昏的预报

就可以让一条巷子的气候

转变为秋天

有时,这是迷人的过渡

像今天的雨

呈现的是,清爽和一种好脾气

而在古老的结构里

那些复杂的

寂静的,残阳一样的小光芒

一如橡树后的阴谋

谁也无法预报

有风的日子,所有的表情

都显得若无其事

旧事物

我的天空隐于屋檐,作为回应

江南在下雪。

那么多的故事,都完结了

我的今天,绝不能半途而废

蜻蜓来到,少女的领口

她扬眉的酥手

在雪中,勾留一片残枝

落在荷塘。多么快乐

说起旧事物

这些年,习惯于袖手旁观

对人事,多了一些疑问

对天意,却深信不疑

近乎圆形的想象力

让命运的风声,顺从时间的节奏

记忆和回味,了然于心

不再为一个没有谜底的问题

而纠结,而恐惧和绝望

只为一些小事物,存一点杂念


无知的早晨

我不再关心鸟类的音乐会

一些抖落果园的阳光

像一只规则的酒杯,有旋转的节奏

在一块平坦的草地上

表演秋天的醉意


无需蛋糕的甜,也无需

奶油的脂粉气。让我的乌托邦

获得一点神秘的口味

苹果只是一种,近乎圆形的想象力

落在桌面上,还不及一杯

平淡的奶茶,更有轻盈的诱惑


坐在一间红色的小木屋

四合的宁静,让我音乐一样的耳朵

被潮湿的记忆唤醒

风声是现实的旋律,翻着窗外的柳枝

两手交叉的服务生

对雨后的黄昏,报以回眸一笑

三月的小雨

我无法确认,一场淅沥沥的小雨

与远山的妩媚

有多大关系?春雨的情绪

总是以某种,不着边际的方式表达

像一只麻雀,在黄昏中散步

又像一群菜花一样的孩子

把金色的快乐

撒在野外。我惊叹于自然之美

一个人走进三月的小雨

同那些喜形于色的事物,说些

不冷不热的闲话

尽管天色已晚,季节化繁为简

我仍打算,在阳光重来之前

让心中的白云

淌作流水。让流水经过的地方

蝴蝶低飞,麻雀自得其乐

气象

晚霞是楼阁的剪影

扶着远山,在穿墙的秋风里

寻找归途。鸟的足迹

只有风能发现

这一刻,谁在拨动

棕榈的琴弦?

若是时光,在一段朽木里

活得更久远一些

那些疏风解表的经书

就会在前世的梦里,演绎一种

低于内心的秩序

雨中静默的城市

即使到了秋天,每一岔路口

都不缺乏,鲜明的个性

一个信仰自然的人

绝不轻言放弃,任一片枝叶

对高山流水的倾听

识天气

我经常自问,能被称为天

已经够好了

为什么还要叫天空?

因为炊烟偏好辽阔。楼宇之路

要亲近云海。

树上的鸟儿,要与上帝对话

它们在谈论什么呢?

昨天的一场雨,让我播下的种子

有了生长的理由

当然,今天的阳光更不错

此刻的分水岭,风真大

多少事物,居无定所

明天的天气,又怎样呢?

天空像一张素色的纸

看穿了,就没有什么意思

即便是天使之手,折叠的鸽子

也无法告知:南方的女子

何时出嫁

小尾巴狗,或者黑科技

秋雨落了一夜,就不是雨了

是哭过的败叶和落花

几处萧瑟的站台,有安静的早晨

一只小尾巴狗,叫醒了

城市的灯火和门扉

门扉是人类的一种坏毛病

狗比人更熟悉

这个世界,捉摸不定

秋风像怀孕的母狗一般

嗅过一路的草木

像是为季节镀上金色的记忆

又像是醉心于

若有若无的,黑科技的气息

谁能在这片时尚的空间

找到无私的想象?当葵花低头时 

我的眼里,突然闪过

一丝纯洁的光芒

草堂的钥匙

草堂的钥匙,早已被一江锦水

丢失在唐朝

你无需去寻找。穿过那一丛

被秋风撩乱的胡须

一样可以,沿着时间的伦理

走进一个诗人的苦难

现在的阳光,开始斜向他的影子

时乖命蹇的黄叶

纷纷挤进,各种喧嚣的灯火

秋天是一个赶路人

你的境遇,比任何遗落的旧事

都富于传奇

你的气候,写下的梅花

一片接一片地落

落在孩子们冰凉的脸上

像细致的悲伤,深入一个城市

再次降临的寒夜

秋风吹过南湖

有关南湖的过往,有多种说法

你可以保持沉默,不用声张

足以让风声苍白无力

有阳光的时候

你试图看见大海,看不见也不要紧

可以想象一只海贝

我手持贝壳,坐在城市的南方

似乎一个人去了海边

四处寻找,岸边的房子

门开了,那是我童年的木房子

有小船一样的怀念,

与旧世界对话,是幸福的

小船游进童话的世界

在等待风,或者风一样

薛涛诗人的方巾?

被秋风掀开的方巾

飘落在,熟透的成都平原

你可以当成,少女的心

或一朵白云,落下黄昏的尽头

在南湖边上,向一只白鹭

表达秋后的惆怅

秋天是蝴蝶的外衣

一些黑白交错的图像,扑面而来

又从黄昏的身后

一闪而过,撞向一只麻雀

像悲伤的落日,被一阵秋风

吹向枯朽的屋檐

多少梦中的鸟影,醒来时

都找不到自己的主人


你的江湖,罗衣轻扬

有不可描述的美好

午夜受孕的红鱼,像一只石榴

潦草于半池浅水

一尺月光,过了江南

你的雪茄,像一条死亡的河流

被最后的云朵吞下


一个人的风声,在那儿

寻寻觅觅。像一只潜伏的燕子

在一片模糊的丛林

飞来飞去。谁也不会在意

一些人和事

从一枚精致的别针中

悄无声息地溜走


就像昨天,我关注的花枝上

飞走的那只蝴蝶

再也没有人赞美,它妖艳的外衣

秋天的言辞

被秋风解放的身体,透明

如一只橘色的野狼

欲望及其崇高,穿城而过

我用秋天的汁液

把你的城市,修改成

一件蓝色的毛衣

为一些高楼披上新装


我听见一种赤裸的气味

是谁把香奈儿

抹在了,虚无的脖颈上?

像浑圆而灵动的恋情

在空中飘荡


我冷静地观察,这一片

樱花竞技的猎场

秋天是你美丽的情人和猎手

舍弃,更接近狡黠

围捕,一切荒诞的风度

终究都会结束


你新生的发辫,是秋天的胡须

五彩斑斓地起伏

就像我手上的潮汐

涌上树枝是鸟,落在树下

就成了抽象的言辞

春秋大梦一张纸

一枚硬币,从北宋的口袋

跳出来。掉落在西蜀的成都

被几家铺子一点化

就成了一张纸。据说叫“交子”

我们需要交易,交易就是一张纸

作为一种流通凭证

无疑是合适的。除了因其轻

更有一种特殊性

从未被发现过。我们借助它

可以检验世道人心


在这里,一张发光的纸片

成就了多少春秋大梦

图案、印记,鸟儿一样的密码

错落有致地排列

一张纸,可以交换一切事物

以纸换物,这样的游戏

多么新鲜。就像用月光换兵器

用鹦鹉的舌头

换取猫头鹰的初恋


在这里,一张纸比一枚硬币

更具有价值尺度

有风的时候,抛起来

可以砸碎一座城池

在这里,一张纸就是一个江湖

一卷在手,你就成了水码头

纸上谈兵。到了秋天

我就用它收复,失去的山河


关于商业,我们制造了

太多的凭证。我不是生意人

但我知道,在这里

天下万物,不过一张纸

如果选择它的正面

那么它的反面

就是你一生,别无选择的

——机会成本

梦与樱桃何其相似

一个少年的春梦

是红在黄梁上的樱桃

真的到了四月

樱桃熟了,梦就醒了


红透的樱桃,像一枚落日

被春风一样的鸟儿

移走。我的旷野

红的是放弃,空的是桌案


所谓的梦,都何其相似

你还没有走出

一粒方糖的诱惑

樱桃的滋味,就已经丧失


谁也无法用一个灿烂的幻觉

支起沦落的花园

夕阳西下,樱桃是一种体温

失去了万物的余晖


但剩下的光阴,将变得轻松

平静,自得其乐

面对昨天的敌人,似乎又多了

一种妥协的方式

明亮的假日

这个假日,像明亮的早市

那些蔬菜和水果的交响

是自由的问候,是狡黠的时光

我无法置身事外

只想在其间,留一点

小小的念想,小小的插曲


我舍去昨日的烦恼

舍去约会,舍去印花般的阳光

像一个逍遥的猎手

在榆树的银币上,寻找

谦卑的借口。寻找童真般的

流浪的空间


让杏花亮出来,燕子亮出来

野外的屋檐,也亮出来

让性格迥异的灯笼

谈一场醉生梦死的恋爱

为世俗哲学的欢愉

增添一些表现力


在这个丰饶的假日

让邻居外出,让优雅的女性

独处一室,与一个新鲜的早晨

奇妙共赏。我相信

这样的结局,栀子花也会

散发出女人的气味


忽略窗外的事物

让鸟类的长鸣,自行其是

今天的每一件小事

都有词不达意的美好

从此以后,我存在的世界

一切都那么抽象

没有什么,是值得反复求证的

秋天的经验

我要赞美江南的秋天

它比你的想象

更为辽远。一旦阳光撩起

秋天的空旷

一切安静的事物

都会在蔚蓝的皮肤上

雨点一样滑落


在我的眼里

秋天是一位痴情的少女

从一片废墟走出

仿佛刚刚谢幕的戏台

主角缓缓走下来

那是一个上帝的使者

轻轻地捡起

一些生活的细节


我看见她,捡起一枚

秋风吹落的柿子

在那里,为柿子脸上的红

而沾沾自喜

身为天下的枫叶

早已红了,半壁江山


有些事物难以掌控

这样的下午,流水多么亲切

而时间的枯萎

就像一枚柿子掉进夜色

一点响动也没有

秋天是道德,是伦理

是一个虚怀若谷的哲人

穿过秋天的经验

像穿过秋风一样的神曲

可以捕捉一种

持久的,永恒的诱惑

第五个夜晚

夜晚的底色,比我的床单

还复杂。美丽的星星

是阳光留下的谎言

在乌云密布的天花板上

把一生的苦难

演绎成一场旷古的大梦


我熟悉那一棵

被月光的栅栏,围困的桂树

万古长青的影子

像一个任人打扮的姑娘

十里红尘,难以让冰凉的臀部

增添一分羞涩的温暖


她的身体,是梦中的花园

我们走过去,种植一片热烈的繁花

有多少开放

就有多少破碎。我在春天里

驻足、徘徊,

像一只无所事事的蝴蝶

在一枝梨花里沉沦


如果明天有风雨,那就让

天真的邪念,藏在幼稚的窗户

我以这样的方式

想象一些 ,无法预知的事物

天真来自梦境

来自比一种梦境,更深沉的怀念


在你的衣领,有鸟儿的暗语

有黎明的钟声

等你,一个年轻的天使

用一个小小的眼神

去把它敲响

秋天的偶然性

秋色宜人,也适宜种咖啡

种植蓝山,不一定要在咖啡馆

但咖啡馆的记忆里

总有一粒咖啡豆的芳香

从咖啡杯里飞出的,是天鹅还是孔雀?

有某种不确定性。就像这个秋日

每一种鸟类,都按自己的想法

在风中画出神秘的图案

这些图案原始、纯粹,

与雨后的天空,保持一定距离

比如树影、电线和寂静的紫藤花

可以用来栖息,

或制造一些偶然性

窗外有倦鸟飞过,隐约可见

钟声喑哑,雨声清浅

哪一种声音,更让人惆怅

也具有一种偶然性

秋风缓缓

那些秋风,沿着一条大道

向南劲吹。吹绿了江水吹白了墙

秋风吹走的鸽子

秋风依旧在吹

穿越无数的拥挤与喧嚣

总想捕捞一些楼宇、窗台

甚或椅子上静坐的,生活的细节

当我与秋风相遇时

阳光精致。落花孤独。

经历了一场秋风,天地之间

好像每一扇窗户都是空的

气笛鸣叫三声。那些久违的鸟雀

就那么三只、五只地飞过来

我喜欢这些绵延的,空灵的弧线

在头顶上徘徊与飘零

仿佛它们的怀里,有一大片云霞

如果落在山冈上

你的秋天,就会层林尽染

枫林已晚

颜色,只是一种态度

阳光,以一种忧郁的形式

引诱我们走进深秋

不做作,不声张,委婉而任性

城市的表情,越来越古典

仿佛多年不遇的故人

以泛游的姿势,梳理时间的刻度

一列快车,从窗外逝去

像一只候鸟,掠过萧索的年代

将我们分别在两个季节

我在南转北折中,找不到命运的站台

为了一次不速之旅

几乎耗尽了半生的盘缠

立秋间语

立秋如此迟缓,一场传说的小雨

迷一样落在窗前

我还没体验到一点立秋的凉意

阳光就匆匆而来

比桥上的行人还急速

多少人的日子,踩着时间的碎片度过

从未注意草木的往返

季节留下了所有事物的截图

枯荣之间,桂花与槐树的反应

总有让人不易察觉的偏差

长椅上的摄影师,比常人善于发现

那些无声的事物,比沉默的鸟儿

更显低调。比如南湖的荷花

请看好了,这就是秋风

一些容易忽视的细节,不经意间

就凋谢于秋天的家园